<track id="7jfz7"></track>
    <form id="7jfz7"><dfn id="7jfz7"></dfn></form>
    <ruby id="7jfz7"><span id="7jfz7"></span></ruby>

        <var id="7jfz7"><track id="7jfz7"></track></var>
        <listing id="7jfz7"><progress id="7jfz7"></progress></listing>
          <track id="7jfz7"></track>

            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頁資訊中心熱點/焦點

            紡織行業“十四五”科技發展指導意見

            發表時間:2021/7/5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

            2021年6月11日


            “十四五”時期是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第一個五年?!吨腥A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繪制了我國“十四五”乃至更長時期發展的宏偉藍圖,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對科技創新發展和科技支撐高質量發展做出了重點部署?!笆奈濉睍r期,我國紡織科技將在創新能力和產出水平均實現較大跨越的基礎上,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全面塑造行業發展新優勢。圍繞科技創新引領行業高質量發展,實現紡織科技高水平自立自強,編制本指導意見。


            一、“十三五”紡織行業科技進步情況


            (一)科技發展取得的成就

            “十三五”時期,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在行業深入實施,科技發展取得顯著成效,創新能力穩步提升,創新成果競相涌現,紡織科技實力正在從量的積累邁向質的飛躍,從點的突破邁向系統能力提升。2016-2019年,我國紡織行業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科學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支出從410.7億元增長到495.2億元,研發投入強度從0.57%增長到1%;行業科技成果豐碩,全行業共有11項成果獲得國家科學技術獎,其中“干噴濕紡千噸級高強/百噸級中模碳纖維產業化關鍵技術及應用”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398項成果獲得“紡織之光”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科學技術獎;行業發明專利授權量保持快速增長,共授權有效發明專利近4萬件,較“十二五”期間授權發明專利增加60%以上。


            1.纖維材料技術進步成效顯著

            先進基礎纖維材料在高效柔性化和差別化、功能性方面持續提升。滌綸、錦綸大容量、柔性化及高效制備工藝技術總體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通用纖維的功能改性向雙功能、多功能復合改性發展,拓展了應用領域,提高了產品附加值。

            關鍵戰略纖維新材料技術穩步提升,不斷滿足航空航天、國防軍工、環境保護、醫療衛生等領域發展需求。碳纖維干噴濕紡和濕法紡絲工藝技術逐漸完善,生產效率進一步提升,高端產品品種逐步豐富,T1000級、M40、M40J、M55J等碳纖維已具備工程化制備能力,25K大絲束碳纖維實現產業化生產;千噸級對位芳綸工程化關鍵技術和裝備取得突破,高強型、高模型對位芳綸產品實現國產化;高強高模聚酰亞胺纖維、間位芳綸、聚苯硫醚纖維、連續玄武巖纖維等實現快速發展。生物基纖維材料技術取得新進展,萊賽爾纖維產業化技術實現全國產化;生物基聚酰胺(PA56)纖維突破生物法戊二胺技術瓶頸,建立了萬噸級生產線;聚乳酸纖維突破乳酸-丙交酯-聚乳酸技術,形成全產業鏈制備技術;PTT纖維產業化技術成熟,產品形成品牌效應;海藻纖維規?;苽浼夹g取得突破,實現5000噸級產業化生產;純殼聚糖纖維原料技術進一步優化,產品在高端敷料、戰創急救、修復膜材、藥物載體、組織器官等多領域應用。


            2.先進紡織制品開發持續強化

            健康防護、舒適易護理等功能紡織品開發取得顯著成效,產品功能日益多樣化,應用領域不斷拓展。長效阻燃、抗熔滴、抑煙等阻燃纖維及制品實現規?;苽?,滿足了相關領域阻燃防護要求;導濕快干、涼感、發熱保暖等系列熱濕舒適功能纖維及織物實現產業化制備,進一步提升紡織面料穿著舒適性,滿足人們在不同環境下的穿著需求;棉、羊毛等天然纖維面料高保形技術取得突破,提高了紡織制品抗皺性能和品質,降低了清洗與護理要求;高效低阻熔噴、納米纖維材料和三拒一抗醫用材料,大量應用于防護口罩、防護服、隔離服等,為抗擊新冠肺炎的醫護人員提供了高效防護。

            隨著成型、復合、功能后整理等關鍵共性技術和裝備取得長足進步,產業用紡織品在應急救援、抗洪搶險、海上溢油處置等安全防護領域,天宮、北斗系列衛星、神舟飛船、運載火箭、天問一號等航空航天領域,機場、高速公路等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均發揮了重要的戰略支撐和物資保障作用。超低排放過濾材料助力環境保護工程;智能土工格柵實現工程主體的監測和預警,粗旦聚丙烯長絲土工布的拓展應用提高了基礎設施質量;極細金屬絲經編、自潤滑織物、多功能飛行服和個體防護裝備等軍民兩用產品和技術,在航空航天和國防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雙組分紡粘水刺、多射流靜電紡等技術突破,進一步提升了我國醫療衛生用紡織品的產業實力。


            3.綠色制造工藝技術穩步提升

            新型紡織綠色加工技術不斷涌現,在行業內穩步推廣應用?!笆濉逼陂g,印染行業單位產品水耗下降17%,水重復利用率從30%提高到40%。紡織行業廢水排放量、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累計下降幅度均超過10%。針織物連續平幅前處理、化纖機織物連續平幅前處理、低鹽低堿活性染料染色、冷軋堆染色、泡沫整理、無氟防水整理等技術應用面進一步擴大;活性染料無鹽染色、液態分散染料染色、低尿素活性染料印花等關鍵技術實現產業化應用;超臨界二氧化碳流體染色、張力敏感織物全流程平幅軋染、滌綸織物少水連續式染色等關鍵技術研發取得重要進展。

            我國循環再利用化學纖維科技創新能力明顯提升,廢舊紡織品資源化利用水平進一步提高。循環再利用滌綸關鍵技術與裝備形成多項創新成果,物理法連續干燥、多級過濾技術,物理化學法的液相增粘、在線全色譜補色調色技術、高效差別化技術,化學法的解聚、過濾分離、脫色、精制、縮聚及功能改性等技術進步明顯。


            4.行業智能升級改造效果顯著

            紡織加工過程智能化及裝備技術水平取得明顯進展,化纖、紡紗、印染、服裝、家紡等智能化生產線建設取得明顯成效,棉紡梳并聯合機、高性能特種編織裝備、全自動電腦針織橫機等一批關鍵單機、裝備實現突破?;w智能示范工廠和智能車間實現了送配切片、卷繞自動落絲、在線檢測、自動包裝、智能倉儲等全流程自動化生產;棉紡新一代數控技術廣泛應用,新建了多條自動化、數字化紡紗生產線,減少用工至萬錠15人;印染自動化和數字化不斷升級,筒子紗數字化自動染色向智能化工廠方向發展;服裝智能制造發展速度明顯加快,已初步形成了包含測體、設計、試衣、加工的自動化生產流程及檢驗、儲運、信息追溯、門店管理等在內的信息化集成管理體系,大規模個性化定制整體解決方案日趨成熟,涌現出一批先進的服裝大規模個性化定制智能化系統平臺。家紡床品、毛巾、窗簾自動化生產線超過300條,生產效率和品質得到顯著提升。


            5.行業標準體系建設持續完善

            紡織標準體系進一步優化,政府主導制定的標準與市場自主制定的標準協同發展、協調配套的新型標準體系已具雛形。紡織強制性標準由46項精簡為2項,制修訂推薦性國家標準、行業標準800項,紡織品安全、功能性紡織品、生態紡織品、高性能產業用紡織品、綠色設計產品與節能減排以及紡織裝備等領域一批重點標準發布實施;紡織團體標準快速發展,在全國團體標準信息平臺注冊的紡織類社會團體50余家,發布紡織類團體標準600余項,其中中國紡聯團體標準78項;積極推進國際標準共商共建共享,國際標準化能力不斷增強,主導提出國際標準(ISO)提案16項,牽頭制定并經ISO發布實施國際標準15項;完成40余項國家標準外文版的翻譯工作,助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標準互聯互通。


            6.科技創新平臺建設穩步推進

            “十三五”期間,行業不斷增加的科技投入使科研基礎條件大為改善,形成了包括國家制造業創新中心、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國家工程實驗室)、國家企業技術中心以及紡織行業重點實驗室、紡織行業技術創新中心等較完備的科研條件。截至2020年底,紡織行業的國家制造業創新中心2個、國家重點實驗室6個,國家工程研究中心2個、國家企業技術中心81家(含5家分中心);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認定的行業重點實驗室59個、技術創新中心37家,基本涵蓋了紡織行業未來發展的重點領域,紡織行業的科研硬件設施得到持續改善。


            (二)科技發展存在的主要問題

            當前,我國紡織行業已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科技創新能力水平與新發展格局的要求相比仍顯不足,自主創新能力、研發投入強度、成果轉化實效、人才隊伍建設、創新體制機制等方面仍存在一些待解決的問題,主要表現在:關鍵領域創新能力不強,一些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科研投入強度不夠,重大原始創新偏少;研發應用產業鏈協同效率低,成果轉化產業化進程慢;政府主導制定標準與市場自主制定標準的邊界不明晰,部分團體標準同質化;科技領軍人才少,人才激勵機制不足;創新體制機制不夠完善,創新效率亟待提高等。要解決這些問題,需要進一步優化紡織科技創新生態,對基礎性、戰略性領域的關鍵核心技術展開攻關,培養造就一大批具有先進水平的科技人才隊伍,暢通科技成果轉化鏈條,利用國際創新資源,從而實現紡織行業科技創新能力的系統提升。


            二、“十四五”科技工作指導思想和發展目標


            (一)指導思想

            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精神,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國家重大需求、國民經濟主戰場和人民生命健康,以增強原始創新能力為核心,加強協同創新,把握行業科技創新發展的新態勢,全面提升科技創新供給能力、質量和效率,推動紡織行業高質量發展。


            (二)發展目標

            “十四五”期間,紡織工業科技發展將實現以下主要目標:


            1.規模以上企業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達到1.3%。

            2.紡織行業認定重點實驗室達到70家,技術創新中心達到50家,科技成果轉化中心達到3-5家。

            3.國產高性能纖維自給率超過60%;生物可降解綠色纖維產量年均增長10%;產業用紡織品纖維加工量占全行業比重達到35%。

            4.印染行業單位產值能耗較“十三五”末降低13.5%,水耗降低10%,水重復利用率達到45%以上;循環再利用纖維年加工量占纖維加工總量的比重達到15%。

            5.形成行業重點領域示范智能車間/工廠,主要設備和工業軟件實現自主研發;大規模個性化定制產品占同類產品達到20%,培育40個以上行業智能制造系統解決方案供應商。兩化融合發展水平指數大于60%。

            6.規模以上企業每億元主營業務收入有效發明專利數1.6件。

            7.新制定重點與基礎通用標準100項以上,標齡5年以內標準占比達到95%,牽頭制定國際標準累計突破40項,重點領域國際標準轉化率達到90%,團體標準品牌效應增強。


            三、“十四五”科技發展重點任務


            (一)加快共性關鍵技術攻關,破解創新發展難題

            積極推進纖維新材料、先進紡織制品、綠色制造、智能制造等關鍵共性技術及裝備的研發與應用,解決行業關鍵技術難題,在持續加大對基礎研究長期穩定的支持力度基礎上,加快形成行業關鍵技術攻關的綜合支撐體系。逐步完善政產學研用一體化的合作機制,匯聚人才、技術、資本等創新要素,大力推動創新鏈和產業鏈的精準對接。深化企業主導的產學研合作體系,鼓勵骨干企業牽頭協同產業鏈企業、高校、科研院所形成協作攻關組,集中實施“卡脖子”項目攻關行動。


            (二)促進紡織科技成果轉化,打造行業發展新引擎

            推進創新供給與創新需求的有效對接,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市場化服務,完善從基礎研究、小試、中試成果到產業化技術的中間平臺建設。充分利用國家有關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政策,建立紡織科技成果評估評價體系,完善紡織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機構建設,加強紡織科技轉移轉化人才培養,搭建市場化紡織科技成果交易平臺。集聚市場力量、科技力量、資本力量和人才力量,以市場需求為導向,構建紡織行業科技成果轉化新機制、新模式、新體系。健全知識產權綜合管理體系,打通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服務全鏈條,提升專利質量和轉化率,營造知識產權保護的良好環境。


            (三)推進科技創新平臺建設,凝聚科技創新力量

            積極推進紡織行業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制造業創新中心等國家級創新平臺以及行業重點實驗室和技術創新中心、產業技術創新聯盟、產學研用聯合體等創新平臺建設,加強交叉學科、跨領域合作創新平臺建設,建立創新平臺協同機制,推進骨干企業、科研院所、高等院??蒲辛α績灮渲煤唾Y源共享,增強科技創新平臺建設對集聚創新要素、激活創新資源、培養創新人才、轉化創新成果的引領作用。


            (四)強化行業標準體系建設,引領行業規范發展

            加強紡織標準化技術機構建設,優化標準化技術組織體系。加大現行標準整合力度,加強基礎通用和產業共性技術標準的制修訂,鼓勵新型紡織纖維材料、功能性紡織品、智能紡織品、高技術產業用紡織品、消費體驗、傳統文化元素以及低碳綠色制造、智能制造等重點領域的標準制定,推動產業高質量轉型發展。加強標準國際化支持力度,推動我國標準走出去,為國際標準建設貢獻“中國智慧”。


            (五)提升科技人才建設水平,筑牢行業創新之基

            培育行業領軍人才和專業技術人才隊伍,發揮行業科技創新領軍人才作用,建立國際領先水平的科技創新團隊。發展高水平研究型紡織學科,培養基礎研究人才。強化職業教育、繼續教育、普通教育的有機銜接,擴大紡織專業性和復合型人才的培養規模。完善科技評價體系,優化創新生態。


            (六)加強紡織科技國際合作,提高科技創新水平

            聚焦前沿基礎研究、關鍵技術領域和標準體系建設等,加強與國外高校、科研機構、企業深度交流合作,在技術研發、資本、人才等創新資源領域加大開放合作,打造國際創新資源開放合作平臺,促進關鍵技術國際轉移;深度參與全球紡織科技創新管理,全面提高我國紡織科技創新的全球化水平和國際影響力。


            四、“十四五”重點突破的關鍵共性技術


            重點突破四大類30項關鍵共性技術,其中纖維新材料4項,先進紡織制品11項,綠色制造5項,智能制造與先進裝備10項。


            (一)纖維新材料

            1.化學纖維高效柔性制備技術:研究聚酰胺6熔體直紡、氨綸熔融紡絲等關鍵技術,突破聚酯高效生態催化劑合成及產業化技術,開發新型環保高潔凈聚酯纖維及制品。

            2.基礎纖維功能化制備技術:通過共聚、共混、復合紡絲等技術,進一步提升差別化、功能性水平,實現纖維高品質、高效生產和低成本。開發智能化、高仿真、高保形、舒適易護理、阻燃、抗靜電、抗紫外、抗菌、相變儲能、光致變色、原液著色、生物可降解等功能及復合多功能化學纖維。研究開發PLA、PBS、PBSA、PESA、PHA等人體親和、生物可降解高性能脂肪族聚酯纖維。

            3.高性能纖維一體化制備技術:重點攻克碳纖維、對位芳綸、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纖維、聚酰亞胺纖維等高性能纖維及其復合材料設計、加工、制造一體化技術,突破材料設計和應用瓶頸。研發高性能纖維高端產品、差別化產品關鍵技術,實現T1100和M60J等高級別碳纖維產業化,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纖維高品質、差別化、高效環保制備,高性能對位芳綸規?;苽?,系列化高性能聚酰亞胺纖維、高性能液晶聚芳酯纖維關鍵技術突破,部分高性能無機纖維實現批量生產。

            4.生物基化學纖維規?;庸ぜ夹g:突破萊賽爾纖維專用漿粕和溶劑、纖維級1,3-丙二醇、呋喃二甲酸、高光純丙交酯等生物基單體和原料高效制備技術,研究聚乳酸纖維、萊賽爾纖維、生物基聚酰胺纖維、聚對苯二甲酸丙二醇酯纖維、聚呋喃二甲酸乙二醇酯纖維、海藻纖維和殼聚糖纖維等生物基化學纖維規?;a關鍵技術,開發高品質差別化產品,加強應用技術開發。

            2025年,聚酯、聚酰胺等基礎纖維材料高效柔性制備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高性能纖維、生物基化學纖維及其原料規?;苽浼夹g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高性能纖維產能達到24萬噸,生物基化學纖維產能達到200萬噸。


            (二)先進紡織制品

            5.功能紡織品加工技術:研究采用新型纖維材料、新型紗布加工技術、多功能整理技術等,開發出保暖、彈性、抗菌、導濕速干、防紫外、防異味等功能產品。

            6.高品質天然纖維制品加工技術:針對工廠化養蠶蠶絲和改良山羊絨纖維,研究其原料處理、紡織、印染等關鍵技術,建立高品質加工生產體系;開發全成形針織、細支羊毛高端經編技術和羊毛、羊絨抗起球、易機可洗產品等。

            7.智能紡織品研發技術:研發適用于可穿著電子設備的自供電及儲能紡織纖維及制品,感知人體與環境信號的智能紡織品,智能紡織品的柔性集成、封裝、成型技術及其評價體系等。

            8.多功能非織造布加工技術:加快突破閃蒸法、靜電紡、熔噴等非織造加工關鍵技術,研發長效低阻的水駐極熔噴技術,研究微納米纖維、防水透濕納米纖維膜等高效規?;苽潢P鍵技術,開發出高品質口罩用熔噴布、醫衛用PLA雙組分紡熔非織造布、紡粘熱風非織造布、高強粗旦丙綸長絲非織造布等制品。

            9.高性能醫療衛生用紡織品加工技術:研究防水透氣、殺菌殺病毒、可重復使用等醫衛防護材料;研發紡織基醫用人體器官管道材料、手術縫合線和功能敷料等高端醫用紡織材料及制品。

            10.高精度過濾用紡織品加工技術:研究高精度過濾材料、纖維基高性能微孔過濾材料等關鍵技術及相關產品;開發高效脫硝除塵一體化過濾材料。

            11.應急與防護用紡織品加工技術:研究化學毒劑降解型防護、核生化防護、熱防護、保暖隔熱和軟質防刺防割等防護類紡織制品;開發氣柱式應急救援帳篷、高性能救援繩索及安全應急逃生系統等應急救援產品。

            12.高性能纖維復合材料加工技術:研究碳纖維多軸向高速經編技術、碳纖織物復雜異型材拉擠成型技術、多向編織預制體制造技術及相關裝備。

            13.高性能土工用紡織品加工技術:研究雙組分長絲復合多功能土工材料、高性能土工格柵、礦用柔性加固網等產品和加工技術。

            14.柔性復合材料加工技術:研究大口徑增強軟管、軟體儲/運油囊、高強柔性膜材料、氣柱式柔性復合材料、三維充氣結構等紡織柔性復合材料及加工技術。

            15.海洋用特種繩纜網加工技術:研究編織、絞編、封邊等繩纜成型和無結網成型工藝,開發海洋用高性能特種繩纜網等產品;開展特種繩纜網產品的深海深空實驗驗證、應用驗證及大規模產業化應用研究。

            2025年,高品質、功能紡織消費品和個體防護醫衛用紡織品基本滿足不斷升級的居民消費和健康需求,高性能工業用紡織品基本滿足下游高端應用需求。


            (三)綠色制造

            16.綠色化學品開發及應用技術:重點研究綠色纖維油劑助劑及催化劑、替代PVA的環保型紡織漿料、高牢度納米涂料印花、低尿素活性染料印花、分散染料堿性染色、液態分散染料印染及生物基紡織化學品等關鍵技術。

            17. 少水印染及高效低成本處理技術:重點研究多組分纖維面料短流程印染、針織物平幅連續染色、滌綸織物少水連續式染色、活性染料無鹽染色等關鍵技術;突破印染廢水高效低成本深度處理及回用技術。

            18.非水介質染色技術:重點研究超臨界二氧化碳流體染色、活性染料非水介質染色等關鍵技術。

            19.高速數碼印花加工技術:重點研究開發穩定可靠、分辨率高的壓電式噴頭,圓網/平網+數碼噴墨印花,高速數碼噴墨印花等關鍵技術。

            20.廢舊紡織品高值化利用技術:重點開展廢舊紡織品成分識別以及分離相關基礎研究;研究廢舊聚酰胺6再聚合及纖維成形技術、細旦再生丙綸加工技術;突破廢舊聚酯、聚酰胺紡織品化學法循環再生,廢舊腈綸、氨綸的循環再利用,廢舊棉等纖維素纖維紡織品清潔再生與高值化利用,廢舊濾材綠色回收等關鍵技術。

            2025年,多組分纖維面料短流程印染、針織物平幅連續染色、超臨界二氧化碳流體染色、活性染料非水介質染色、數碼噴墨印花噴頭等技術取得突破;廢舊紡織品產業化技術取得顯著進步,廢舊紡織品資源化分級分類標準評價體系構建完成。


            (四)智能制造與裝備

            21.智能制造關鍵共性技術:研發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工業機器人、區塊鏈等一批面向紡織行業應用的智能制造關鍵共性技術。

            22.智能制造示范生產線集成技術:進一步提升化纖、紡紗、織造、非織造、印染、服裝和家紡等智能制造產業化技術研發及應用水平,實現關鍵軟硬件系統突破,形成一體化解決方案和全流程智能制造技術集成,建設數字化、智能化示范車間或工廠。

            23.化學纖維關鍵裝備加工技術:研發大容量萊賽爾纖維、高性能碳纖維、萬噸級對位芳綸、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纖維和循環再利用化學纖維等成套裝備,重點突破高速精密卷繞系統、基于人工智能的化纖生產在線檢測和染判系統,集約式高速精密卷繞裝備和全自動高速節能假捻變形機等關鍵單機,關鍵工藝環節機器人,研制復合紡、高性能纖維及產業用纖維高精度紡絲組件和高速假捻裝置等基礎零部件。

            24.紡紗智能裝備加工技術:研發環錠紡紗智能成套裝備和短流程紡紗智能成套裝備,重點突破自動絡筒機、全自動轉杯紡紗機和噴氣渦流紡紗機等關鍵單機,紡紗質量在線檢測系統,棉條、細紗等自動接頭機器人,研制自動絡筒機、轉杯紡紗機、噴氣渦流紡紗機的關鍵基礎零部件等。

            25.織造關鍵裝備加工技術:研發數字化高速無梭織機、自動穿經機、智能紗架和物料自動更換與輸送裝備等機織關鍵單機,重點突破織機智能控制系統,研制高速開口裝置、電子多臂等關鍵零部件,開發織造協同制造系統。研發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針織裝備,重點突破立體成形裝備,高速經編機等關鍵單機,多針床編織技術、全成形編織(織可穿)技術與復合針技術,基于虛擬現實(VR)技術的橫機制版系統,研制織針等關鍵零部件。

            26.高效環保印染裝備加工技術:研發連續式針織物和連續式純滌綸織物平幅印染生產線,重點突破低浴比間歇式染色裝備、高速數碼直噴印花機、低能耗雙層拉幅定形機等關鍵單機,織物生產加工在線質量檢測系統,攻關針織物和滌綸長絲織物染色工藝與質量數控關鍵技術,多種織物數碼噴墨技術,印染生產物料智能化輸送關鍵技術,開發印染設備通訊信息模型與網關轉換裝置,物料自動導航、運輸、抓取裝備和軟件,實現印染裝備互聯互通與互操作。

            27.高速寬幅非織造布裝備加工技術:研發寬幅高速水刺、針刺、紡粘、熔噴等非織造布成套裝備,重點突破寬幅高速梳理機、交叉鋪網機、針刺機和高速自動分切機等關鍵設備,非織造布生產加工在線質量檢測系統,研制紡絲模頭等基礎零部件。

            28.智能化服裝和家紡裝備加工技術:研發三維量體、三維設計、服裝增強現實/虛擬現實(AR/VR)系統、智能自動裁剪、吊掛輸送、自動模板縫制和成衣物流智能配送系統與裝備,開發自動識別、自動抓取、立體縫制和織物拼接縫合等服裝家紡專用機器人等。

            29.先進紡織儀器制備技術:研發自動絡筒機電子清紗器、并條機自調勻整系統、新一代錠子動態虛擬功率測試儀、高速錠子動態虛擬振動測試分析系統等;研發高端檢測儀器,如單纖維分析系統、出汗暖體假人測試系統、紗線干濕狀態下耐磨性能試驗儀;研發重大工程、工業裝備、生命科學、新能源、海洋工程、軌道交通等產業用領域各類紡織品相關檢測儀器。

            30.紡織機械智能化加工技術:研發紡織機械和專用基礎件智能生產線,重點突破高精度、高效率、高適應性的紡織機械專用加工裝備、智能檢測設備、專用新型傳感器和機器人等;研發應用紡織裝備全生命周期數字化設計及制造技術、紡織裝備智能制造過程信息物理系統(CPS)關鍵技術、紡織裝備制造智能供應鏈管理技術,建設紡織機械企業的數字化工廠(車間)。

            2025年,基于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工業互聯網平臺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實現紡織生產的自動化、數字化和網絡化制造;國產紡織裝備國內市場占有率穩定在80%左右;國產紡織裝備出口金額占比保持在全球的20%以上。


            五、“十四五”推動實施的重點工程


            圍繞30項關鍵共性技術,“十四五”時期紡織行業將推動實施八大重點工程。

            (一)紡織消費品多功能化開發重點工程

            重點發展高品質、多功能紡織消費品,突破核心關鍵技術,形成從紡織品整體設計、纖維開發到紡紗、織造、印染、后整理和應用全產業鏈的加工制造體系。開發出抗皺易護理、高仿真、耐污易清洗、高效阻燃抗熔滴等功能及復合多功能聚酯纖維紡織品;耐低溫、高強、彈性、低熔點等功能聚酰胺纖維紡織品;有色、抗菌、高強阻燃等功能性再生纖維素纖維及紡織制品;抗菌防螨、阻燃、抗紫外、抗靜電、導濕、抗皺、發熱等系列化高品質天然纖維紡織品;柔性可穿戴、環境自適應等智能紡織品,不斷提升產業化應用技術水平,開拓應用領域。

            通過增品種、提品質、創品牌“三品”戰略深入實施,不斷提高個性化、時尚化、品質化紡織消費品的供給質量和效率,加快促進產業向價值鏈高端延伸;實施國際化發展戰略,以科技、綠色、時尚的高標準要求,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優勢的高品質與功能性紡織消費品產業鏈。


            (二)高性能纖維及制品協同創新工程

            圍繞高性能纖維及制品產業鏈安全與高質量發展,加強高性能纖維高效低成本化生產技術,提高已實現工程化、產業化的高性能纖維技術成熟度,提升現有產品質量的穩定性和均一性,滿足下游應用需求;實現更高性能纖維品種產業化生產,滿足高端領域應用需求;發展全芳族聚酯液晶纖維、芳雜環纖維、聚對苯撐苯并二噁唑纖維等高性能纖維,保障關鍵原材料自主供應;加大油劑、上漿劑、樹脂、模具等研發力度,不斷完善高性能纖維行業上下游產業鏈體系;加強高性能纖維國產關鍵裝備設計、制造、優化提升,提高技術裝備自主配套能力。加快推進大尺寸及復雜結構紡織復合材料預制件研制,開發出復雜噴管預制體、大尺寸發動機包容環、大型風力葉片等結構件和產品,形成樣件試制及驗證技術。

            大力推動國家級碳纖維及復合材料創新中心建設,通過重點領域、重大需求、重大專項,加強產業鏈聯合創新,形成產學研用協同創新機制,打造高性能纖維及復合材料行業多層次、網絡化制造業創新體系,實現關鍵品種和產品的規?;苽浼皯?,部分品種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三)綠色纖維及制品產業化推廣工程

            重點推進生物基、可降解、循環再利用、原液著色等綠色纖維及紡織品研發應用,促進紡織行業綠色低碳循環發展。加快生物基單體、原料高效制備及生物基化學纖維重點品種規?;苽?,實現生物基纖維及制品的高品質化、功能化、低成本化;不斷提升可降解纖維加工技術水平,開展可降解纖維全生命周期評價;深入推進廢舊紡織品循環再生體系構建,建立廢舊紡織品分級利用機制,提升廢舊紡織品再利用效率。

            加快綠色纖維及制品全產業鏈發展,保障高品質原料自主供應,防范產業鏈風險,推動關鍵裝備國產化,擴大重點品種生產規模和應用開發,實現低成本生產,拓展應用領域,不斷完善綠色纖維及制品標準體系建設。


            (四)生態印染加工與清潔生產工程

            圍繞印染高效低碳綠色加工,加快原創先進技術研發及應用,形成系列解決方案。加強清潔生產、污染防治和資源綜合利用,圍繞重點污染物開展清潔生產技術改造,加大節能減排工藝、技術和裝備的研發和推廣力度,加快推進綠色環保上漿工藝,發展應用自動化、數字化、智能化印染裝備,進一步推廣熱能、水資源、染化料等的回收循環利用技術,提高資源利用效率。通過生態印染加工,提高紡織品功能屬性,賦予產品價值再造,提升中高端產品供給能力。

            全面推進印染綠色制造體系建設,強化產品全生命周期綠色管理,推進產業鏈協同治理,打造綠色供應鏈、生態產業鏈。加快完善清潔生產評價指標體系;鼓勵高水平的質量控制和技術評價實驗室、檢測機構建設;強化綠色科技國際合作。逐步建立基于技術進步的清潔生產高效推行模式,有效削減企業的排污總量和單位產品能耗、水耗指標,提高印染全過程綠色低碳發展水平。


            (五)高性能工程用紡織品拓展應用工程

            大力發展土工建筑、應急救援、海洋、環境保護等領域的高性能工程用紡織品,不斷滿足國家在相關領域的重大需求。進一步加強高端工程用紡織品自主研發,加快提升材料整體技術性能和應用水平,實現關鍵工程用紡織材料自主生產和應用。開發出高性能土工格柵、礦用假頂網、土工管袋等土工材料,紡織基柔性路面、高強度大通量給排水軟管、氣柱式應急帳篷等應急救援用產品,特種繩纜網等海洋工程用產品,超低排放、高效低阻高精度工業過濾等環境保護產品。

            加強重點工程領域創新平臺建設,建立與主要工程應用領域的合作對接機制,創新合作模式;加大智能制造、綠色制造升級改造力度;加快推進重點領域、重點產品標準化研究和標準制修訂;推進國產化裝備、纖維和重點產品的推廣應用。


            (六)高端健康防護用紡織品研發推廣工程

            聚焦安全防護和生物醫用紡織品全產業鏈高端化發展的薄弱環節,積極推進產業鏈基礎再造和產業鏈提升工程,調整優化產業結構、拓展新應用。

            加快發展醫衛防護紡織材料,開發阻隔性能好、服用舒適、耐久防護及可重復利用口罩、防護服等醫用防護紡織品,滿足不同場景個體防護需要;發展高性能經濟型阻燃防護、舒適性防割、防彈防機械傷害、軟質防刺、核生化防護、電離輻射防護等安全防護紡織產品和相關技術。發展高端生物醫用纖維,實現寬降解周期的可降解醫用纖維材料及高生物安全性醫用纖維的國產化,設計與制備可誘導組織定向再生的紡織基生物材料;發展對組織再生原位調控的食道支架、膽道支架、輸尿管支架、運動損傷修復材料等響應性人工腔道材料及一體化成型成套裝備;推進高端生物醫用紡織品的工程化開發,實現關鍵產品的臨床應用。


            (七)高端紡織裝備制造工程

            發展重點纖維品種、紡紗制線、織造、印染、非織造布、特種織物等先進成套裝備,提高紡織高端裝備相關基礎理論和跨領域交叉研究能力,進一步提升高端裝備的國產化率和質量。重點發展紡織綠色生產裝備、智能加工裝備,包括生物基纖維、可降解纖維、再生纖維等化纖生產機械,綠色印染裝備和紡織裝備能源管理系統;紡織短流程和自動化裝備、紡織專用機器人、紡織智能系統與檢測、紡織集聚區智能化改造等。

            加強紡織機械行業全產業鏈協同創新,建立先進紡織裝備聯盟,共同推進紡織重大技術裝備和關鍵技術等創新與突破,鼓勵和推動新技術、新裝備在紡織行業示范應用。完善紡織機械智能制造標準體系建設,加大紡機行業標準的整合優化力度,推進標準化工作的國際化進程。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以技術引領發展,充分開拓國際國內兩個市場,為國內紡織產業升級改造和高質量發展提供裝備支撐。


            (八)紡織行業智能制造示范工程

            推進智能制造關鍵技術研發與應用,建設紡織生產全流程數字化、智能化車間,加強設計研發、生產制造、企業管理、市場營銷、經營決策各環節在智能環境下的綜合集成,形成智能化工廠。以紡織裝備數字化與信息互聯互通為基礎,結合國家智能制造標準在紡織行業的應用實施,建立新一代紡織產業智能制造標準體系,優先完成紡織物聯標識、紡織設備與系統、工業控制網、紡織工業云平臺、紡織大數據平臺等相關標準的編制,聚焦紡織智能制造特色技術和模式,構建紡織智能車間/工廠標準體系。

            積極推動紡織企業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開展定制化服務和遠程運維服務,增強定制設計和協同制造能力,實現生產制造與市場需求的高度協同。加快發展紡織領域智能制造系統集成商,組建產學研用聯合體或產業創新聯盟,推動裝備、自動化、軟件、信息技術等不同領域及產業鏈各環節企業協同創新,逐步形成各領域龍頭企業先行推進、細分領域“專精特”企業深度參與的智能制造發展生態。


            (來源:中國紡織經濟信息網)